鹿鸣九皋

瞎几把乱写

我实乃混圈老流氓


【食物语】清爽的天气就是要出去野营呢!少主!

*是女少主


一品锅是我得不到的男人(垂泪)










锅包肉

  

  “在下没有想到您喜欢这种活动。”

  

  素来以鬼畜为原则的抖s管家面带笑容,以你多年经验来看,你往后的日子会更痛苦。

  

  你颤抖着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说:“你不要给我安排野外生存的训练好不好……”

  

  锅包肉怔了一下,笑道:“在下只是想多陪陪少主而已,少主安心玩乐就好。”

  

  “但是后天在瀑布下报菜名的训练少主是逃不掉的。”

  

  不管怎样,逃过了一劫呢。

  

  

  灯影牛肉

  

  “没必要,真没必要。”

  

  “灯影,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可能的。”

  

  “够了!我只是想出来玩而已!!并不想和你挑战奇怪的普♂雷 !!!”

  

  

  莲花血鸭

  

  上山的时候太倒霉了,装食物的背包冲到河里完全捞不出来。

  

  你挨着莲花血鸭,残念地盯着眼前跳跃的篝火。

  

  没有薯片,没有可乐,没有牛肉干。

  

  你不由得开始想念鹄羹的小点心。

  

  “等我一下。”

  

  莲花血鸭起身,走入深黑阴冷的树林里。

  

  好想吃肉啊……

  

  “兔子,抓到了。”

  

  你回过头,震惊地看着莲花血鸭手里奄奄一息的兔子……和尖枪!!

  

  到底是把武器放在哪里了呀!

  

  以及,干的漂亮!将军!

  

  

  一品锅

  

  没想到一品锅这样风姿绰约的贵公子竟然这么熟练!

  

  生火,搭帐篷,用铁饭盆煮肉汤……

  

  认认真真学习过的你竟然插不上手。

  

  “走开,别碍事。”

  

  “别碰,烫。”

  

  “坐在那里,晃来晃去太碍眼了。”

  

  啊,姑且当做别扭的关心吧。

  

  

  诗礼银杏

  

  “小杏老师!风景好好哦!”

  

  “少主!不要走那么快!”

  

  你背着包,顺便提着诗礼银杏的行李,脚步轻快地跳过小溪间的石块。

  

  诗礼银杏咬着牙跟在你身后,但已经快不行了。

  

  正当他敛着衣袍渡河时,脚下一滑——

  

  “小杏老师!”

  

  …………

  

  专注学业的诗礼银杏并不擅长运动,很不幸地脚崴了。

  

  你背着诗礼银杏往山下走,两只背包挎在纤细的手臂上,诗礼银杏愧疚地盯着你沾着灰尘和汗水的侧脸,问:“很重吧,我还是下来……”

  

  “完全不用!我可是被锅包肉训练过的!”

  

  “嗯……”

  

  “小杏老师,我们下次做手工吧。”

  

  

  鹄羹

  

  “少主,带上水壶。”

  

  “少主,带上压缩饼干。”

  

  “少主,带上药物。”

  

  “少主,带上换洗衣物。”

  

  “少主,带上……”

  

  “鹄羹,我们只是去玩而已啦!不用带这么多的!”

  

  

  


【all耀】冬天的时候该做什么呢?要去哪里呢?

*是省拟×耀!

*是国设!

*昨天在贴吧里遇到了喜欢很久的太太,当年太太的省拟耀真是太好磕了!十分地怀念,就出现了这一篇!

*太太我好喜欢你啊!希望你能看到我啊!!!




东北的冬天素来张狂,褥子般的雪厚厚的盖到各处。走公路时尚能放心地往前开,在这山沟沟的小道上王京不敢急着赶路,深怕一车栽到雪坑里去。

  

  远远地看到王耀在那里等他,大红的衣服衬得他愈发像个山里来的妖精。王京急急地停下车来,提着点心盒就往他哥那边跑。

  

  近了才看见王耀脸冻得附上一层绯色,话梅大的雪花落了满头。王京用手去给他暖脸,嗔怪道:“你在屋里等就行了,干嘛出来挨冻。”

  

  王耀笑嘻嘻地把他弟弟的手揣进兜里,辩解道:“左等右等你也不来,怪得了我吗。”

  

  王京知道拿他哥哥永远没办法,索性不去争辩,拉着他的手就往屋子里跑。他在吉林刚开完会就往这边赶,记得给王耀带点心都不记得给自己加件衣服。

  

  屋子里倒是热融融的,一股子热气把脸化了冻。王耀让王京上炕,他自己去厨房端早就温好的八宝酒,王京把点心盒子放在炕桌上,一瓣一瓣地吃王耀还未吃完的橘子。

  

  “还没暖过来就吃凉的,你真是……”王耀把甜酒递给他,夺过那两瓣橘子。

  

  “屋里暖。”王京忙着把酒杯往嘴边送,才不管长兄如何训斥。

  

  王耀挨着他坐下,用身体去暖他。王京自幼怕冷,冬天刚开始就能大喷嚏小喷嚏不断,冬至后就不出门了。这些年虽因各种原因逼迫他适应冬天,但手脚总是冰凉的。

  

  “北京住的好好的,干嘛非得跑到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来?”

  

  王耀冷哼一声:“阿尔弗十天半月地跑过来一趟,临走又顺走我一堆零食。开会的时候跟我作对,私下里又存心烦我。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跑出来放个假。”

  

  “那是挺烦。东北也挺好,那三兄弟的炖菜是真香啊。”

  

  喝了热酒,身体暖了大半。但他有心撒娇,腻腻歪歪地缠着王耀叫冷,非要贴着身子搂他。

  

  王耀五千岁有余,身体还像刚抽条成青年的年少人,弟弟都比他高大半个头。王京心猿意马,心说王吉那小子说的真对,抱着哥哥就想起老婆孩子热炕头,哥哥又比姑娘家还要好,玩闹时身子比蜜瓜还甜……

  

  “想什么呢?”王耀拆开点心盒子,偏头看他。

  

  “还是不暖和,衣服上有寒气。”王京耍着赖,抵着哥哥的脖颈蹭来蹭去地嗅。手不老实地去解外套。

  

  “饱暖思那啥。”王耀无奈,由着王京乱来。耳鬓厮磨,王京解开外套手就往腰上捏,湿漉漉的鼻息过一遍脖子,舌头就绵绵地舔上耳朵。

  

  “京巴儿狗。”

  

  “我就是哥哥的狗。”

  

  王耀被王京没脸没皮的回答臊得不行,脑子里热得要升天。呜呜咽咽地哼叫出来。

  

  “王京!!你他妈又乱停车!!!!”

  

  这一嗓子把屋里的旖旎风流吓得一干二净。王耀蹦起来拢好衣服,愠怒地推了王京一把。

  

  王京青着脸擦掉玻璃窗上的雾气,看着王龙江骂骂咧咧地驱着一队狗绕过车,往这边哒哒地走。

  

  能在东北的冬天在户外走的动物都毛茸茸胖乎乎,那群狗嚷嚷着吵闹着,在王京愤怒的视线下无所顾忌地挑衅。

  

  王龙江一掀开门帘,一大股寒气跟着进来,夹杂着雪花冻了王京一个哆嗦。

  

  王龙江拉开厚实大衣,抽出里面还温热的卤狗腿搁在炕桌上,点心盒子被推到一边去了。

  

  “冬天的狗腿肥大得很嘞,该就黄酒吃。”

  

  王耀憋着笑切了一眼王京,不出所料地黑了脸。王龙江跑到厨房去拿雪糕,夸张地抱怨屋里燥热得让人流鼻血。

  

  少顷,黄酒也被王龙江麻溜地热好了,他端着几个海碗撂在桌上,点心也被收走。正当他乐滋滋地捏着肉往嘴里填的时候,好像被视线刺了一下。他莫名其妙地看了一眼王京。

  

  “又不是吃你的肉,这么看我干嘛?”

  

———————————— 

  王京:我永远都是哥哥的狗。(笑)

  

  王龙江:黄狗肉,热黄酒,黄花闺女坐炕头~♪(唱)

  

  王京:你干嘛?!!你有病吧!!!

  

  王龙江:???

  

  


【食物语】红尘三千(一)

少主为成为食神入轮回的故事。

各位食魂不放心用万象阵找少主的故事。

(其实就是找个借口开车而已)

全文使用第三人称,第二人称开车太尴尬了……

不得不使用名字的时候或许会用囡囡这种不指代任何人的称呼代替。

我喜欢搞和尚!!!!

看评论区

洛暖锁了!!!!!!!我笑出鸡叫!!!!

我一定要开通出的车。

闷热的车厢里绿谷夹在人缝里,然而一个陌生人把自己已经硬起来的裆部往自己的屁股上撞。只有一点可以庆幸,逼窘的空间让他没办法做更多的事。
绿谷刚庆幸完,那个男人的手指就贴上了自己的皮肤。
并且塞入了一颗跳蛋。

做这种操作一定很考验个性使用的精确性,真厉害呀通行学长。
真是个性绝妙的磨练方式。

【百出】(abo)英雄之间的感情之路这么曲折还不如去相亲

⭐我觉得车没开起来不是我的错,所以干脆产了个段子(不这是借口)。
⭐八百万的人设ooc我觉得意难平……然而我怎么知道她谈恋爱是什么样子呢?凑活看吧(不这是借口)。
⭐有轰出胜情节,而且还不少……嗯。
@一只鸡老师 ,我对不起你……

         1.
  
     “你该结婚了。”

  母仪天下的八百万夫人威严地说。

  然而八百万相当的不识时务,她继续处理手上的文件,表情云淡风轻。

  “我还年轻。”

  “你还年轻?哼!你学长通行百万的孩子已经会早恋了!”

  2.

  八百万想了想那个可爱的小独角兽,莫名觉得在她面前矮了一头。

  3.

  “相亲吧。”

  八百万夫人的耐心早就被耗尽了,她举着手机,像是在举着圣旨。

  “说,你的要求。”

  绿谷出久的名字在八百万的舌头上转了个筋,在蹦出去之前。

  咽了回去。

  “翘屁嫩男。”

  八百万夫人转过头来,面色古怪地看了自己女儿一眼。

  4.

  八百万夫人:怕不是跟峰田学坏了。

  5.

  八百万终于在加班的要求被驳斥后心不甘情不愿地面对自己的相亲对象。

  然后在火锅氤氲的蒸汽中与绿谷出久大眼瞪小眼。

  八百万:我应该涂那只斩男色。

  绿谷出久:早知道是同学就不来了。

  6.

  绿谷的半张脸埋在柔软的白色围巾里,眼睫温顺地低垂下去,柔软的小卷毛被细心打理了一下,是爆豪口中“幼儿园小朋友”的模样。如果忽略掉他身边的两个散发着恶棍气息的…非人类来讲,其实是相当有言情剧的感觉的。

  完全不能忽视掉爆豪哥斯拉般的表情啊。

  也忽视不了轰君从医院跑出来的精神病型痴汉系的气场。

  太可怕了。

  这真的是相亲吗?

  7.

  这家火锅店是最近新兴的网红店,就是以变态辣的底料让顾客的嘴唇和肛门齐齐到达生命的巅峰。八百万是本着破坏相亲的目的才选中它的,然而……

  她仿佛看到了好感度断崖式下跌的可怕景象。

  爆豪:“哈?原来废久的相亲对象是奶牛啊,那就是不用再继续下去了,我在隔壁定了一桌。”

  轰焦冻:“这家店对面有一家很棒的面馆,结束相亲之后一起吃夜宵吧出久。”

  8.

  靠。

  能忍?

  八百万环视一周,确定了周围的顾客以青年特别是女性为主后笑了。

  八百万:“爆心地英雄和焦冻英雄在这里啊!!!!”

  周围的妹子就跟饿疯了的丧尸一样眼睛放光地扭过头来。

  现场十分惨烈,她们差点把两位英雄的底裤扒下来。

  八百万和绿谷早就在轰和爆豪愣神的时候跑到了安全出口里。

  9.

  他们惊魂未定地听着被被一层门板隔开的声音。

  “去死!!!”

  轰!!!!!

  噼呖嗙榔咚伶仃锒!!!!!

  两位英雄的民众支持率会下降的。八百万毫不愧疚地总结。

  10.

  身边的人细细的喘着气,冬日的寒冷堵在安全通道里,绿谷的呼吸全部升腾成温暖的白雾。他的指尖被八百万握在手心,与alpha相比仍显得骨骼纤细的手散发着温度,意识到这是亲密接触的八百万几乎要脸红起来。这才是偶像剧的感觉啊。

  他屈起手指,挠了挠她的掌心,一点都没有相亲被破坏的沮丧和相亲对象是同学的失望。他笑眯眯道:“去我家吃个宵夜?”

  完全无法拒绝呢。

  不想拒绝才是。

  11.

  八百万:年轻单身omega的邀请欸!

  12.

  在八百万的心目中,omega都是精致又居家的猪猪系小仙女,再不济也是十分清爽的甜味小公举,然而……

  八百万:我真傻,真的。我单知道绿谷不像o,我单知道猪猪系分很多派,可我为什么不知道这世上不单有猪猪系,还有猪系的omega呢?

  那是敌联盟过境后的废墟---

  鞋子凌乱地堆在玄关处,钥匙和外套堆在柜子上,仔细看还能看到夹杂的某某超市优惠券;客厅里的植物早就枯萎了,干的发黑,显然苦苦挣扎也没有等到主人给它们浇水;英雄杂志一摞一摞地放在地上,即使是还没看过的崭新书籍都有种二手的感觉,更别提数量更庞大的,散落在各处的书了………

  八百万不敢把注意力集中了,她就算是闭上眼睛都知道别处是什么景象。

  绿谷不好意思的拢了拢头发,道:“稍微有点乱…抱歉…”

  “有点”乱?

  13.

  八百万沉默了,她坐在沙发上,心情复杂地看着自己整理出的一小块可以落脚的地面,听厨房里锅碗瓢盆的巨响。

  她提前看过,厨房因为使用次数不多,是这个家里唯一的净土。

  这片净土在今天终止了生命。八百万怅然的想。

  她挪了一下坐姿,就感觉有什么东西硌她。她伸手抽出来一看,呵,欧尔迈特销量版内裤。

  多么没有生活情趣啊!

  八百万痛心疾首。

  然后揣在了兜里。

  14.

  八百万的父母是商人,家境优越,她在成立了事务所后集中精力搞英雄事业时顺便利用家里的资源搞副业,想当然的盆满钵满。未来即使退了休,依然是位霸道总裁。

  这位总裁,正在吃逼近保质期红线的速食食品。

  绿谷,你是高额纳税人啊!

  15.

  坐在废墟里吃泡面,真是难得的体验。

  八百万终于体验到了屌丝的生活状态。

  这就是所谓的下基层吧。

  16.
      
  八百万:绿谷,你的欧尔迈特周边呢?

  绿谷:我买了一套房,全都存在那里,请钟点工定期打扫。

  八百万:……

  好歹提升一下自己的生活水平吧。

  17.

  八百万:我觉得我的有关贤妻良母的幻想全部破灭了呢。

  18.

  再见绿谷的时候是在电车上。两人相当难得的成为了搭档。

  在电车上钓鱼执法抓捕使用透视个性偷拍女性裙底还挂在网上贩卖的变态。

  然而太尴尬了啊……

  毕竟是做这种事……

  八百万很明显地感觉到了身后男人猥琐的蹭动。

  你妹啊!!!!我是A啊!掏出来比你大好吗?!

  在人群中被挤成仓鼠的绿谷显然已经发现了这一点,他小声说着借过借过,一边努力蹭到男人和八百万之间去。

  细小的呼吸喷在背后,虽然被小omega保护的感觉相当奇怪,但不妨碍八百万为这难得的亲密接触感到愉悦。

  背后的omega突然抖了一下,颤抖着小小声说:“怎么办……他…他在…捏我屁股……”

  19.

  八百万只记得下车时那个变态的脑袋上钉着一只高跟鞋。

  20.

  绿谷一直很喜欢过年时到神庙里许愿,在他看来这是英雄工作再繁忙也不可以丢下的传统……

  传统改变一下也挺好的。

  被爆豪和轰左右夹击的绿谷苦涩地想。

  21.

  爆豪的愿望:明年就和废久结婚!让阴阳脸的愿望没办法实现!!!

  轰焦冻的愿望:明年就和绿谷结婚。让爆豪的愿望没办法实现。

  绿谷的愿望:希望明年能有一个可爱的女朋友~

  22.

  在神庙里意外遇上了八百万,没想到昨晚还抱怨着工作繁重的人也能起这么早啊。

  彼时爆豪和轰正吵的火花四溅,绿谷跟在他们后面一副抽到下下签的倒霉样子。

  爆豪:“靠!扔硬币决定谁才能和废久结婚好了!”

  轰君:“照爆豪你的人品而言你一定输。”

  绿谷:“你们没有问过我的意见吧?!”

  站在绿谷旁边的八百万:神啊…请保佑我,我愿意奉献多多的香火钱……

  硬币跃起。

  硬币落下。

  没有被抓住的硬币落在地上,旋转。

  立在中间。

  23.

  爆豪:……

  轰君:……

  那一年,寺庙的收入创下了历史新高。

  24.

  八百万一直觉得自己没有与绿谷结下深刻的羁绊。

  爆豪和绿谷是幼驯染。

  绿谷打开了轰君的心结。

  只有她,除去同班同学的身份,几乎与绿谷毫无交集。

  多么莫名其妙突如其来的爱情呀,显得如此廉价。

  25.

  两人做完任务一起在居酒屋喝酒的时候让八百万想起了压箱底的尴尬记忆……

  绿谷把自己灌得醉醺醺的,小脸弥红,特别大声地像八百万吐露当年她到底干了什么混账事。

  “八百万!你知道吗!我一直没办法好好面对你!”

  “……”看起来并不是告白。

  “你在我发情期的时候!!送了我跳蛋!!!”

  “……”我不会这么变态吧?!

  不,好像真的有这么回事。

  26.

  绿谷是omega,同学们一直都知道。但是他平时都靠抑制剂硬撑,又跟个糙alpha一样,大家都没意识到“绿谷是omega”这个事实。

  但他是omega,这是事实。

  他发.情了。

  八百万在厕所里的时候,好巧不巧地发现了这个走错厕所的小omega。

  隔着门板,看不到绿谷绯红的脸色,只能听见细微的颤抖的喘息声。夹杂着压抑情.欲的甜美信息素把这个封闭空间弄得像不透气的铁盒子。

  作为女性,并没有阅片无数的八百万大脑当机了,超高智商在这种情况下一点用都没有。

  抑制剂抑制剂抑制剂抑制剂!!!

  脑子里只有这三个字。

  她从未如此地感谢自己的个性。

  当她把刚刚制造出的东西从门缝递进去时才意识到,啊,太慌张了,制造成跳蛋了啊。

  八百万从厕所逃离的一瞬间,隔间里传来高亢的呻.吟。

  27.

  真是非常不美丽的羁绊啊……不,连羁绊也算不上。

  八百万心如死灰。

  28.

  然而绿谷并没有放过她,他又嘟囔几句听不清的话,一下砸在了八百万柔软的胸脯里。

  “这几天……快到了,不想吃抑制剂……不想…”

  “八百万,帮我一下吧……”

  自高中时代的那一天后,冷静了十年的大脑又一次难能可贵地停止运转了。

  八百万应该庆幸,居酒屋里在这个时间几乎无人,以及对边就是宾馆。

  29.

  第二天两人醒来后不愿面对对方选择了沉默从此死生不复往来………不可能的。

  “八百万,我昨晚说了什么……”

  “很厉害…很大很硬……还要…”

  “……可以了。”

  “还有从很久之前就喜欢我。”

  对感情异常直率的绿谷和一直等着把感情交代出来的八百万觉得还行。

  30.

  然而爆豪和轰君觉得不行。

  31.

  爆豪:你觉得你能给他幸♂福吗?!垃圾奶牛!

  八百万冷笑一声,把他拖进厕所。

  一分钟后爆豪黑着脸出来了。

  爆豪:妈的,输了。

  32.

  轰君:八百万,虽然你是个很好的人,但只有我才能给绿谷幸♂福。

  八百万冷笑一声,把他拖进厕所。

  一分钟后轰君黑着脸出来了。

  轰君:……输了。

  33.

  一年后。

  在某期探究英雄感情生活的节目上,主持人问:“请问人偶英雄和创世之女英雄是怎么结婚的呢?”

  两人异口同声:“在庙里求姻缘挺灵的。”

  

  

  【end】

屋里有灯火

屋外有烟花

电视里放着春晚

但只有我一人



















好孤独

这年头轰爆姐姐们好迷啊,磕cp而已,自己开心就好。

可也不用在同人里这么针对绿谷吧?

萌轰爆的基友和萌胜出的我简直就像罗密欧和朱丽叶